快捷搜索:  

仁会生物IPO:公司连年亏损产品效果低于市场平均,实控人善于资本运作,曾涉老鼠仓案

近日,上海仁会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公司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发行不超过5744.0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25.00 %,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新药研发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及归还银行贷款”等。 

据和讯网观察了解,发行人是一家专注于创新生物药自主研发和产业化的高新技术企业。自 1999年 1 月成立以来,公司在内分泌、心血管和肿瘤治疗领域坚持自主创新,形成了创新生物药的完整开发体系。 

发行人在创新生物药的研发方面拥有一系列核心技术平台,包括靶点研究与 药物优化、蛋白药物筛选与评价、基因工程串联表达、高表达 CHO 细胞构建及 筛选、蛋白药物的质量研究、生物药物水针制剂、转化医学等。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仁会生物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曾多年营收为零,且持续持四年亏损,产品单一仍处于市场导入期。 

公司连续亏损,产品结构单一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以及2019年1-9月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0.04万元 1408.96 万元、2732.31 万元和 4172.31 万元。 

其中,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9月,主力产品谊生泰贡献销售额 1360.71 万元、2681.69 万元和 4104.60 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6.6%、98.1%、98.4%,且收入来源主要集中于前五大客户,谊生泰合并口径下的收入占公司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6.14%、 83.80%和 82.61%,集中度较高。 

可以说,谊生泰已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仁会生物的营收,这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医药行业,绝非一件好事。不仅持续成长性受到考验,一旦遭遇因行业政策、资质或行政处罚等因素导致市场结构、客户结构出现重大不利,短期内可能对销售产生不利影响。

点击看大图 

虽然谊生泰增速较快,但依然无法扭转仁会生物持续亏损的局面,上述报告期内,仁会生物归母净利润-5272.13万元、-1.6亿元、-2.14亿元、-1.69亿元。 

实质控制人善于资本运作,曾涉老鼠仓案件 

招股书的官方介绍:桑会庆,男,实际控制人,1964年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本科学历(双学士)。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科技教研室教官,中国南方证券基金管理部职员,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证券总部交易部经理。自 2012 年起历任本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现任公司董事长,中国医药(600056,股吧)教育协会内分泌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并购公会常务理事。 

值得注意的是,桑会庆在担任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证券总部交易部经理期间,发生了一些惊心动魄之事。 

中经开是因其是财政部独资的唯一一家信托投资公司,一直被认为是信托投资公司里面的“贵族”,但在2002年6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突然发布公告:中经开“因严重违规经营”,决定“撤销该公司”,背后的原因之一,是东方电子(000682,股吧)事件的**。 

公开资料显示,在桑会庆任职期内,中经开保荐东方电子登陆深交所。中经开总经理姜继增指使桑会庆等人建立老鼠仓,通过连续买卖和自买自卖的手段,不断推高东方电子股票价格,中经开从中非法获利5.5亿余元。 

2012年12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桑会庆在1999年4月至2000年担任中经开证券投资部总经理期间,进行了违规自买自卖东方电子股票操作交易,系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情节,决定对桑会庆不起诉。 

期间,桑会庆赋闲在家。差不多待案件尘埃落定的时候,桑会庆已开始悄然布局资本市场。 

2011年底,桑会庆通过旗下公司上海坤健生物技术以1.96亿元收购华谊生物(仁会生物前身)100%股权,2013年11月和2013年12月,桑会庆对华谊生物两次增资,合计持股比例达到95.508%,华谊生物于2013 年 12月更名为仁会生物。 

与此同时,桑会庆个人的投资版图也在不断扩张,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达到30家,涉及生物科技、软件服务、信息服务、资产管理等多个领域。 

自主研发创新药物效果并不明显,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根据招股说明书,仁会生物的产品介绍如下所示: 

仁会生物在内分泌、心血管和肿瘤治疗领域坚持自主创新,形成了创新生物药的完整开发体系。公司的核心产品包括已经上市的中国糖尿病治疗领域第一个创新药——治疗用生物制品谊生泰;并已开展在减重治疗领域BEM-014药物在中国市场的临床III期研究以及FDA许可的美国临床研究,如能顺利获批,BEM-014有望成为中国针对超重/肥胖适应症的第一个创新药,以及全球范围内针对超重/肥胖适应症的重磅药。 

那么事实是否如招股书中描述的这般美好呢? 

仁会生物的核心产品,就是贝那鲁肽(谊立泰),一款全球首个且唯一的氨基酸序列与人源100%相同的GLP-1类药物,在2016年12月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成人2型糖尿病控制血糖;适用于单用二甲双胍血糖控制不佳的患者。看起来是一个First-in-Class和Best-in-Class都具备的创新药,但事实上,贝那鲁肽(谊立泰)却让人着实感觉鸡肋。 

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目前全球已经上市的GLP-1类药物一共9种,仅贝那鲁肽(谊立泰)占据左上角,成为速效,又是百分百人源的药品。 

那么为什么其他家药企不做这种速效人源的GLP-1类药物?核心原因就在于——作用期限太短了。 

在招股说明书的同类竞品对比中,贝那鲁肽(谊立泰)半衰期仅11分钟!而其他公司都是按照小时来计算的。转换成注射频率,仁会生物的谊立泰,要餐前一天三次打针,哪怕也是短效著称的两款同类药,一周一次或者一天一次注射即可。 

如果患者在后半生均采取一天三次注射,这恐怕对于患者的健康并不友好。而在拥有可以选择口服降糖药的时代,恐怕也没多少人会愿意选择这种药物。 

募集资金用来“资本运作”

2014年仁会生物就已经登陆新三板,但是直到2016年公司核心产品才开始上市销售。了解生物科技类公司的读者都明白,这类公司在有新药上市前,都是实打实的“吞金兽”。 

仁会生物在新三板上市的时候,前前后后直接融资外加间接融资就有14亿资金,其中累计取得的借款收到的现金就有7.47亿元。 

以2015年公司上市那年的半年数据为例,公司用于研发费用支出为1957万元,而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的支出则为其研发费用的4倍,高达8431万元。此外,公司半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就已经同比增长1.14亿元,同比增长1781%,官方解释就是利用部分闲置资金投资受益所致。 

而对于剩余的定增募集资金,仁会生物也没有让它闲着。2015年的3月9日,仁会生物第四轮定增公布一月后,仁会生物实控人桑会庆向仁会生物提议,股东大会授权公司董事会使用不超过2亿元的自有资金进行对外投资,方向包括但不限于股权投资、理财投资、购买重大资产等。 

此后的3月27日,桑庆会的提议,获得了仁会生物临时股东大会的通过,并将授权投资金额追加到4亿元。获得授权后,仁会生物便开始了投资之路。4月3日,新三板挂牌企业一铭软件披露定增方案,仁会生物及其实控人桑会庆、董事左亚军出现在认购对象中,拟分别认购100万股、90万股和10万股。 

除两次出资1960万认购一铭软件的定增外,仁会生物还出资160万认购另一新三板挂牌企业沃捷传媒的定增。 

为了方便投资,仁会生物于4月17日出资1000万元成立了北京水木创融信诚投资中心,主要投资于高速发展的、具有上市潜力、出售或并购价值的新三板挂牌企业。 

可以看出,公司上市之后并没有在主业上认真投入,而是用募集资金进行“全方位”的资本运作。如今又申请科创板上市,募集到的资金又会用于哪些资本运作呢?我们不得而知。 

针对上述问题,和讯网将保持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仁会生物IPO:公司连年亏损产品效果低于市场平均,实控人善于资本运作,曾涉老鼠仓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